红茶咖啡☕️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留侯>英译的另一番风味

风后奇门:

且将残雨酹江月:



因为找不到文字版,只有部分图片版,所以手打了一些片段。


贴吧里有《留侯世家》英文版照片(到汉六年为止),各处资料文献中还有一些残章,如果有人还能找到资源的话请告知,谢谢。


主张良少量邦良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史记)


Burton Watson(巴顿·华兹生)


这位著名翻译家老先生已经走了,我只是想分享一下英文版的感觉,并无冒犯之意,见谅。


———————————————————————————————


The Hereditary House of the Marquis of Liu(留侯世家)


 


I had imagined, therefore, that ZhangLiang must have been robust  and strapping. [Yet] when I saw hisportrait, his countenance looked like that of a woman or a pretty young girl.


(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至见其图,状貌如妇人好女)


先是太史公的“妇人好女”,Pretty young girl,是妙龄少女吗,是的吧(仿佛哪里不太对)。话说这十四行诗一样的吟诵语气真的没有某种个人情愫在里面吗……来,放慢语速读,是不是有种呼唤梦中情人的错觉(并不)


ZhangLiang lived the life of a wandering knight in Xiapei.


(居下邳,为任侠)


直接读是“流浪骑士”,顿时出戏出到天边(张·唐吉坷德·良我会狗带的),好吧是指游侠,那日本人翻估计得是浪人(ろうにん)


Along the way,however,he met the governor of Pei,who was     leading a force of 1000 soldiers and attempting to seize control of    the region west of Xiapei.


(道遇沛公。沛公将数千人,略地下邳西)


您的好友“沛县管理员”已上线,请查收。第一次遇到这个“governor


of Pei”,我读了两三遍才意识到是在说沛公刘邦啊,刘邦从头到尾顶着“沛县管理员”的帽子最后终于熬成了“king of Han”也是不容易,当然最终形态是“emperor”


What shall we do?”asked the governor in great astonishment.


“Do you really intend to defy Xiang Yu?”ZhangLiang asked in


reply.


Some fool advised me that if I blocked the Pass and did not


allow the other leaders to enter,I could become king of the whole


region of Qin.”


(沛公大惊,曰:“为将奈何?”良曰:“沛公诚欲背项羽邪?”沛公曰:“鲰生教我距关无内诸侯,秦地可尽王)


我老觉得“What shall we do?”的语气跟商量明天去哪儿郊游似的,啊对鸿门宴也是郊游啊,就是把脑袋都快交出去了,“some fool”也是很高祖本色了


When Zhang Liang reached Hann,he discovered that Xiang Yu


had not allowed Cheng,the king of Hann,to proceed to his own


territory,but instead had taken Cheng with him in his march to


the east. This he had done because Cheng had sent Zhang Liang


to serve the governor of Pei. 


(良至韩,韩王成以良从汉王故,项王不遣成之国,从与俱东)


“serve”指“辅佐”没错,但是服侍什么的嗯不好意思我想歪了,多读几遍这句话好危险啊,项羽怪韩成把张良送刘邦……修罗场咩(不)


Come in,”said the king,“One of my followers has just been


explaining to me how I can break the power of Chu.”and he


repeated all that Li Yiji had said.“What do you think?”he asked.


(“子房前!客有为我计桡楚权者。”具以郦生语告,曰:“于子房何如?”)


没有“子房”了(哭泣),但是“come in”“What do you think?”什么的,可能是现代英语做多了,整个一个办公室总裁既视感,然后子房是秘书?


“Who has thought up this plan for you?”said ZhangLiang,“It


will destroy you!


(良曰:“谁为陛下画此计者?陛下事去矣。”)


骂我!请子房骂我!务必狠狠地骂我!(被拖走)


啊,然后打一点点那段超长的举例谏言,子房这个语气很强势了(反攻是不可能反攻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反攻的)


“Let me borrow this pair of chopsticks and I will explain my ideas


to you.


……But do you have the power to inflict death on Xiang Yu?


No,not yet.”said the king.


“That is the first reason this plan will not succeed. Again……But


could you have Xiang Yu’s head?


Not yet.


“This is the second reason……Are you in the position to enlarge


the graves of the sages,honour the villages of the virtuous,and


bow before the gates of the wise?”


No.”


“This is the third reason……Can you too open the storehouses and


granaries to relieve the needy?”


No.”replied the king.


(好的刘邦一直只有一句台词no,其他五个理由省略一下)


The king of Han stopped eating,spat out a mouthful of food,and began to curse.“That idiot Confucianist came near to spoiling


the whole business for his father!


(汉王辍食吐哺,骂曰:“竖儒,几败而公事!” )


啊气跳脚的汉王,熟悉的你爸爸我,额不对重点是子房的能言善辩好吗,这里的文言文其实挺精彩的


Your merit was won by sitting within the tents of command


and plotting strategies that assured us victories a thousand


miles away. You must select for yourself 30000 households of Qi.”


(“运筹策帷帐中,决胜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


经典评语之后是子房的“it was as though Heaven had sent me to


serve you”(此天以臣授陛下)剖白,结合初遇的“be chosen by


Heaven”(天授)真的没眼看了,都是天赐良缘,今生偏又遇着他,没错又用了“serve”


Your Majesty does not know?”said Zhang Liang,“They are


plotting a revolt.


“But peace and order have only just been restored to the


empire. Why should they be planning a revolt?”


(留侯曰:“陛下不知乎?此谋反耳。”上曰:“天下属安定,何故反乎?”)


差点以为刘邦出口就是“love and peace”,说实话“Your Majesty”读多了之后贼带感的,我可能已经石乐志


The Marquis of Liu his whole life made use [of people], each of his


strategies is beyond events, [but] each of his steps is before others. His technique was entirely based on using people. Since [he] 


followed emperor Gao, the [emperor] was used by him too.


(留侯一生所用,著著在事外,步步在人前,其学问全在用人,即从高帝亦为其所用《历代名家评史记》)


张良从刘邦一部分原因是为报知遇之恩,但其实究竟哪个是伯乐也难说,“良”和“房”分别指驭马之人和天马的意味也挺微妙的,刘邦和张良,到底是谁天马谁是驭者呢?他们的君臣关系其实一点都不典型,原因在于张良的位置比较“主动”,一般是君主比较有主动权,臣子被动,而且张良的态度也一度很不明朗,有种亦师亦友的走向


从很多方面来说他们都挺“离经叛道”的,一个地痞流氓似的皇帝,一个刺客转职的谋臣,还一拍即合。从时代上讲他们都有战国遗风,只不过张良觉悟得早,阻止了刘邦再封六国。张良的超脱豁达也是,失望是有,但心估计早在韩国两灭的时候就凉了(我不觉得是后来刘邦杀功臣之类的事,都是明白人)可能是觉得新的朝代已经不需要他这种时代遗民了吧,受黄老之学影响很深,引退修道也不奇怪。关于刘邦的描述,我觉得《汉代风云人物》写得不错,当年第一次读到楚汉是这本了。


在贴吧里看过一篇转载,“张良的朋友估计很少,因为文化人可能觉得他太侠客,而侠客可能觉得他太文化。”这说得挺好,张良长相文弱但是性情有时挺冲,不过主要还是文人,比起刘邦的“你爸爸我”来毕竟是贵族。


比较赞同网上某观点,说司马迁之所以多次提到张良多病是在表达他的惋惜。长得秀气,干事霸气,大概是太史公推了一把反差萌,“欲殴之”里真性情吧。


对我来说子房更像是个隐世的狂士,他的眼界超出了同时代的众人,所以把天下这盘棋下得大气,他也率性妄为,也有故国情深,更是深谋远虑,潇洒进退,一袖仙气亦有凡心,这才是我所爱之处。让他从神位降落,做个波澜一生的谋士不好?他的孤独苦痛,病弱挣扎绝不在少,却能淡然处之,谋定天下,岂不值得我去仰慕?他是个很矛盾的人,在两极之间振荡时却叫我看见摄人心魄之美。我只想去执一角飘然的衣袂,而触不到才是最好的结局。


(跑偏了,忽略这段吧,只是些我对历史上子房的看法,不是其他版本


总结:其实英文有个特殊之处就是关系似乎更平等一些,因为“what


shall we do”什么的听起来真的是把子房当自己人亲近的,虽然没有文言文简洁优美,但是相当清楚明了。因为可以使用长从句,清晰详细程度其实很高。英文版的史记用词比较简单易读(虽然这点片段打完我头疼),就像白话文翻译一样通俗,很适合阅读学习,基本无障碍。另外可以发现一些语言习惯的不同,都是很细节的部分,很有趣。最后可以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什么意思。


再提句日本


我只看了司马辽太郎的《项羽和刘邦》以及陈舜臣《十八史略:大风起兮》。嗯,司马辽太郎,笔名取自“远不及司马迁之太郎”(由于司马读作しば我特想叫他“西巴桑”真对不起),这两位写历史小说的时候都会加入较多日式思维和他们的看法,读起来其实不是很舒畅,而井上靖的《楼兰》《敦煌》却不会有不适感,也可能是因为我着眼点的变化,因为我想看看日本人笔下的子房啊,不过也不能说毫无所获就是了。可以一试,当然比较亲切的还是中式小说的《谋圣张良》《西汉演义》,王立群讲的《大风歌》也很棒啊,最直接就是《史记》《汉书》了。


附上两篇链接(第二篇还有《楚汉春秋》部分英译)


谈华兹生英译《史记》——以《留侯世家》为例


Rereading the Contradiction in“The Hereditary House of the Marquis of Liu”


———————————————————————————————


是的我吃all良,也爱所有版本良,游戏动画漫画都各有萌点,有时也想开垃圾车搞沙雕文写黑化梗,好吧正经史向不敢造次(是白月光嗯)那么猴年马月来架空志异吧




《平生愿》长评――清风梦藏,山河安康

完结一年多了。。。答应 @该君 的长评来了~胡言乱语表介意啊


觉得之前一位PO主说的不错,平生愿总体给我的感觉是治愈的,纵使跌宕起伏,此生或有遗恨难追,或是天人两隔,但此心仍有温度,仍有牵挂,让人真切感受到峰火硝烟中幽微难言又铿锵执着的心意,如长夜漫漫,秉烛火而行,最终待到黎明,也暖了人心。

阳武一夜,是二人命运相交的起点,又有着巧妙的对比。彼时平酱尚是乡间一小子,纵使有超群的才智,也仅是用在温柔花丛间,荒唐而无忧 ; 然此时的"张大侠"却是几度死别故人,踏过血海尸山而至。两人眼界阅历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日后的平酱一直在成长,从脱衣戏语到阴阳谋定,从乡野闲人到大汉丞相,其实平酱也与众多楚汉时人一般,"传奇"二字,贯穿一生。除诸吕,平祸乱,迎代王,那双沉寂又"老不正经"的桃花眼洞悉时局,远离硝烟的智谋抵定动荡宫闱。汉祚稳固,文景治世,陈相功不可没。想来此时真正几经诡谲动荡人世易变的平酱才是真正明了了故人的通透心境,不仅仅是悟性与才能,而是阅历境界俱成,虽然平酱已是孑然立于朝堂了 ::>_<:: 但既史册秉笔足以并立,平酱大约有憾,想来也是不悔的。

"兵伐难休,盛世何处",良殿大道在心,历经国仇离乱,生死劫数,终明天道,晓天意,清风朗月看山河安泰,读来令人钦佩又感慨。"去旧"一章,应该是平良感情飞跃的一个节点。但细想来,也是倍感心酸,去旧去旧,去往日旧情,也是放下往日旧愿。半生夙愿,终是成空;身为六国后人,背负多少故人的家国相托,而他终在半生的回天无力中,听懂了时代也选择了放下,不负己心,不负主君,不负苍生,却唯独有愧于故人,可最无奈的是,非其才智不逮,是天意难违。

"重生"的良殿拥有了超越家国的眼界理念,已经是一个真正属于大时代的谋者,病骨支离却可排改天地,但,"以剑代身葬于此",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曾经的志向与旧约,他又该是如何不忍又决绝地放下呢?成君最终成仁取义,而他的师长则前行于更艰难的"道"。

有天九的背景(平酱:犯规的啊!!!),非良是前尘旧梦,温馨而苍凉,是一个注定沉重惨烈的结局,九公子学信陵长醉且志在四海,也敌不过世事难料,狂澜终未挽。   而曾经的新郑少年已然走向了更高的方向

“豪杰不著名于图书,不录功于盘盂,记年之牒空虚。故曰:利莫长于简,福莫久于安。”——《韩非子·大体》 ― 至安之世

汉室安泰,留侯亦可慰故人。

平生愿中的平良CP,读来令人温暖治愈,虽不似韩宫往事那般绮丽,却也不会那样唏嘘沉重。平酱是良殿的至爱,知己,也是慰藉,半生所历大多心凉,但平酱从相遇之初就给人一种轻松而绵长的力量,他豁达机敏,长袖善舞,算透人心城府深藏,却又给人一种再纯粹不过的感觉,他大半的牵挂与筹谋都在子房身上,其余更多是顺势而为吧。平酱确实做了子房的此心安处,风云变幻,人事无常。于曾经少年意气而言,世道已经变的半点旧日幻影都不剩了,那些"过去"就真的像秋日黄花,合该凋零,所以子房才会说"也只能是往事"吧。当年的韩相公子到日后的大汉留侯,不再意气风发,又似是被命运塑造成了另外的样子,但幸而身边不是无人,原来真有人,可以历经沧桑变幻而丹心不改,岁月多长,情谊多久。而那一曲荡涤内心的萧声,又是否护了陈相今后纷繁却可一眼穿透迷雾呢?


文中的吕娘娘威严狠绝,薄娘娘静水深流,倒还是有可谓"女中丈夫"的过人之处。沙场谋略点将是无力,但于宫闱朝堂掀风机变却是好手的,笑~(平酱:女人果然麻烦,还是子房最好了😍)想想也有些可悲,战时都是流离命,乾坤已定了,柔弱女儿身身居长安却终不安,唉。

印芳,对她我一直有些复杂。想来想去,大概就是 "可怜" 。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很难回答。直接来说,这确是子房欠下的血债,纵有万般原因,也洗脱不了,所以"爽歪歪"的断忧散,留侯也不是没有报应的>< 但,大好的年华,一颗心却没有温度,何至于此?!可杀父之仇,有岂是外人懂的?世道凉薄,战争中的人心最易扭曲。无怪张良会在闻楚歌后感叹“若从今往后盛世太平,无兵伐之乱,无人失其故土故人,才不枉这么些年焦土骸骨,才教人真的心安。”哎,唯望姑娘来世,一生安好。

(这里容我吐槽一句,范爷机关算尽,却败给了平酱的撩妹技术,给范爷上香,范爷:🔫🔫)

两位夫人写的非常棒,在BL中,真.夫妻居然并不突兀。陈夫人言行爽利,看着就让人心情开朗。而淑子,hh,因为我正好看了惊鹿八才发现芳菲尽,不自觉就有了对比,命运真是一言难尽,印姑娘因仇恨年华柔情俱葬,最终香消身死为解脱。而淑子国破家亡,流落民间,虽遭逢艰险,但所幸他乡遇故人,没有情爱,却有陪伴,纵仍有跌宕险情,但也是有一个家。夫君相敬如宾,膝下也有二子,还有知己姐妹。幸平生所遇,多是良人,足矣。

因良殿而命运转折的两个女子,一仇一恩,一悲一喜,真的是,世事无常。

文尾是平酱的好梦一场,不愿醒来。真正做过执棋人后,旧交凋零的陈相有了与故人并立的眼界阅历,也体会了孑然而立是何种况味,当然要赴当年之约,接过文成侯的温酒了~

很喜欢终南山的结尾,是一种平淡又刻骨的感情,而作为指点江山之人,言行中重逢的激动很刻制,"平卿,请了"甚至让我莫名脑补出了点金石之音。

这场好梦虽做在长安,却是寄于终南山的清风,也是我一直以来感觉的平良cp最大的HE点

故人相邀于梦中,那些心事情谊不宣之于口也被清风裹藏收敛,散于天地,也永不分离。而在他们同饮温酒的身后,是四百年的汉家天下,山河安康。

――――――――――――――――――――

送给 @该君四 的长评&新年礼物,如果哪里有违了该君的创作理念请多包含。

祝小伙伴们新年快乐~~

【笔记】“十世可知”扎心了

名儿乃一时兴起:

扎心只需两句话。老师他说——



谥号为献,通常不是什么好词。


“献”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不得已而为之。




(此处参见史记“献”的用字,如《孝武本纪》“於是济北王以为天子且封禅,乃上书献泰山及其旁邑”;及河间献王的身份与经历。)


 


虽然老师课上所说的是诸侯王的谥号,但反正是讲《史记》,我的瞬间反应就是平酱。


所以“献侯”要怎么解呢?


谥法上说,“聪明睿哲曰献,知质有圣曰献。”


然而……顺着上文所引想开,平酱所做的“迫于日寸局”的事儿,似乎还不止一件。


两千女子、伪游云梦,还有参与废吕兴刘。毕竟迁哥点出了陈平是在陆贾的建议下,与周勃和好的,如果他选择抽身世外会怎样?有没有可能做到抽身?


而最后一件对于谥号的拟定,似乎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感觉自己莫名变成刘恒黑,但是目前逻辑混乱,时间有限不做展开,欢迎一起讨论。


 


以及,今天老师在他们院的公众号上发文了,内容我还没有全部读完,但目前看过的部分与课堂具有一定的重合度。


上次笔记中提到的“阴谋修德”“黄老相左?”等等,现在均有老师的正版说法,如有兴趣,请点这里


爱你萌

【笔记】课上谈及的张良陈平(扩充版)

名儿乃一时兴起:

接上周那篇lo我在最后提到的“十世可知”(x)姑且就把我旁听的这门课叫做“十世可知”吧hhhh


今天老师在引入正题之际突然来了兴致,顺口讲起了陈平、张良,而且是一起讲,现场背诵史记原文的那种,但似乎是害怕离题过远,就留了个“以后详谈”的收场,电光火石之间又转回了正题。


(然而讲真,我对老师会给出的评价不抱太大希望。因为我隐约听到了“但这两个人是有区别的”←当时有些激动,没注意具体措辞,担心他在暗指层次上有区别,这就很手动滑稽了。)


然而课后我竟想不明白,他讲这个的用意何在?真的是今天心情好,随缘发个糖糖,万一有人吃呢(x)


 


(一)张良的阴气重


由于课上讨论了“今之愚也诈”的问题,在答疑时间,有位妹子提问说:“韩非子认为‘巧诈不如拙诚’,但我们看萧何和张良最终得以善终,具体实现的过程也不是毫无策略,可是历史上的很多例子又告诉我们忠诚未必可以善终,老师您怎么看?”


(其实……我有点害怕我聊了这件事儿↑会有人回我“当时你坐哪儿”[允悲]世界可能真的很小。)


所以重点其实是老师的答案啦,这和我们前几次讨论过的东西有关,老师讲——(以下只是我的脑内印象,尽可能避免二次修饰。说的在理,是老师学问深厚;不在理,权当我鹦鹉学舌走了样。个人感觉以下观点应该没有他个人学术研究的结论,但还请不要转载,如果有不合适我也会把这篇笔记删掉。


 


在史记中,“阴谋”或者“阴”这个字单用都很常见,它首先是没有贬义的,但阴谋和阴谋不一样,你可以阴谋修德,也可以阴谋逆德。


在君臣环境中,如果不懂得退守之道,很可能会出问题。在这样一个有“诈”的大环境下,萧何和张良可以做到不行诈伪之事,“有所为而有所不为”,阴气还是很重的。(笑)


相较而言,萧何在关中的威望一度高过刘邦,所幸经人提醒后及时收敛。


所以这个问题看张良可能会更典型


他在汉刚刚平定天下之后,首先不参与论功行赏(即不介入.权.力争夺),其次懂得把门关起来、不与人交往过密(也就是更不予人是非口舌的把柄),就算是遇到避无可避的情况,也是关键时刻才出手,结果办了件稳住社稷的大事(保太子),这是很高明的。


但具体结局如何……其实一要看个人权衡,二来也有几分运气,“诈”与“诚”如何拿捏、什么分寸,这是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的。


我并没有很好地回答这位同学的问题,但我希望借此机会送给同学们一句话:“屈其道而与天下靡,利在而害亦伏;以其道而与天下亢,身危而道亦不竞。君子之道,储天下之用,而不求用于天下。”(王夫之《读通鉴论》)


若要此生圆满,须得虚怀若谷,“储天下之用,而不求用于天下。”下课。


老师似乎默认了子房是这样的,虽然他阴气重……(x)


 


(二)史记中有两种使用阴谋的目的


听到老师那句话莫名震撼,也莫名开心,因为凑巧的是,今天早上我也想起了庄子的类似情怀,无事不赶巧呀。


旁听这节课的感觉是……我大概从来没有仔细读过史记,即使曾经是一字一词读的,但我也没有关注到司马迁的心思。


(话说回来,我也不敢奢求能看懂他的心思。)


所以上文说到阴谋,我不自觉地敏.感了。毕竟陈丞相的传记正好是以这个词结尾……


上个星期我刚刚对平酱描述丞相职责的那段有了新的感觉,尚未形成条理的想法,这个星期我又怎么能马上理解迁哥的意思呢。


以老师的授课思路来看,也许从哪里就能拎出端倪,可惜的是……现在没太有头绪。


所以我只能把这个问题放在这里:如果说张良是阴谋修德的话,陈平呢?


 


在这里不得不提两种阴谋使用的目的具体是什么,这同样是老师提炼出来的,考虑到原文也是司马迁所写,应当可以放出来吧。(侵删,烦请不要转载,谢谢。


阴谋修德出自《齐太公世家》“周西伯昌之脱羑里归,与吕尚阴谋修德以倾商政”,在这里我们很凑巧地看到了太公(在学这门课的过程中,我逐渐开始注意史记用词之间的联系);


阴谋逆德出自《越王勾践世家》,范蠡劝阻勾践不要伐吴“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於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


 


我个人当然不想相信陈平在阴谋逆德。(我在此承认这种先入为主的想法是有问题的,那好,我试着追问一下。)


为什么陈平要说(或者司马迁为什么要在此指出)“我多阴谋,是道家之所禁”呢?


既然可以阴谋修德,既然阴谋修德可以跟太公挂钩,既然阴谋修德的目的是建立周代,而周为孔子所推崇,司马迁时代汉朝已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哦?好像扯远了。)


那么道家所禁的究竟是什么?


 


……会不会是“聪明”。(上过那个课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暗示!来自于黄老之学在某个问题上是不是矛盾的。←但我怀疑这个……老师坚决不愿意说他指出过什么,我私心在这里给自己留个提示)


还是有什么暗指。两千女子,伪游云梦,白登之围,稳定社稷?


尤其最后这个事儿,按照上文的思路,张良是主动躲开朝堂,不到万不得已、不出谋划策,陈平是自己闷在家里,直到陆贾催他出谋划策。区别是陈平没有离开朝堂。


但有时候没法算,毕竟在战.时,平良不管哪个的计谋……实行之后死的人都少不了,我们甚至要追问“战.争是否讲道义”这种zz问题。


……所以这里边儿容易有脏水或洗白,我不想继续讨论。


世莫得闻有一种简单的解释是,害怕后人学会利用人性,从而学坏。


这节课让我重新找到了一种感觉,类似于我在修政/治学的时候(我应该不止一次地提到过,我甚至在课上面临思考乃至回答“kill多少人以达到哪个层级的目的”等类似问题),想起男神杀伐果决的那一面,一阵莫名寒噤的感觉。


如果有个人,他在某一面可以把个人情感压抑到最低,乃至于操纵情感,以便于做出最理性的选择,在我看来他确实很吓人。


之所以跑题到这里,是因为最近瞎忙的过程中,开了一个巨大的脑洞。就真的很想运用教人做坏人的三晋之学(x),写一个成良平三角的故事(x)。但是害怕自己学的不好,写的走样,絮絮叨叨,只剩狗血,所以迟迟未曾动笔。


 


(三)开启心眼的老人


老师提出,《留侯世家》应该和史记的另一篇来比较阅读,(我可以肯定的透露,这次不是《陈丞相世家》),这两篇里面都有一位老人。老师说得好,“人生中你可能不止一次能遇到这种老人,但你往往识别不出他,与他擦肩而过。”(但无论怎样,殴打老人都是不对的hhhh)


按照老师的逻辑,因为与黄石公的际遇(x),张良变成了一个开了心眼的人,所谓“高高山上立,深深海底行。”视野打开了,心思也就能“通古今之变”,他轻触历史,那通达的另一端就会颤抖,即使两端的人从未相见。


老师希望我们也能成为这样的人。看看自己,叹口气。


我只好妄自加一句我想到的,《庄子》里的话。“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内心的眼睛能穿透时空的阻碍,冲破浮名物质的牵绊,从而连通古今、贯通天人。


但这个距离我还太遥远,只能说心向往之了。


 


(四)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


这句话其实和本次课的主题直接相关,我只记录和汉朝有关的部分吧。


定都关中的意义,不仅在于超越了“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的自我梦想,还在于把他人、天下人的期望化作自己的期望与担当。


和天下的安定比起来,从此远离故土又有何妨呢。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很抱歉越到最后的内容越简略,因为牵扯的课堂内容也更多,难以详尽铺叙。况且,我认为自己没有权利把老师研究的具体结论发布在网络上,在某种程度上说,这构成学.术.剽.窃的可能。尤其是在抄袭等等问题屡见不鲜的环境下,我觉得有必要保持警惕。同好们姑且一看,个人感觉,援引需谨慎。至少私信我……我告诉你老师的名字吧。


可以说的是,这堂课是校内课程,其研讨的主要问题也不是秦末汉初,即使涉及相关也都是一些零散片段,如果老师有所分享,我还是会有选择地继续更新。


爱你萌~

【资料整理】后人对张辟彊说陈平的评价

江左小熊猫:

关于张良的两个儿子,《史记》里似乎只有留侯世家和吕太后本纪提到(如果我漏了哪里请各位姑娘不吝拍砖啊!)。留侯世家里对长子张不疑的交代非常简单:承袭留侯爵位,因犯罪被削去爵位。所以张不疑是个什么形象其实十分模糊(说“模糊”都很温和了)。




而张辟疆,在吕太后本纪中有非常惊艳(尤其是考虑到他当时的年纪)的表现,原文如下:





七年秋八月戊寅,孝惠帝崩。发丧,太后哭,泣不下。留侯子张辟彊为侍中,年十五,谓丞相曰:“太后独有孝惠,今崩,哭不悲,君知其解乎?”丞相曰:“何解?”辟彊曰:“帝毋壮子,太后畏君等。君今请拜吕台、吕产、吕禄为将,将兵居南北军,及诸吕皆入宫,居中用事,如此则太后心安,君等幸得脱祸矣。”丞相乃如辟彊计。太后说,其哭乃哀。吕氏权由此起。乃大赦天下。





对于张辟彊说陈平这件事,后人的评价不一。本文不作主观评价,而是“促成”这些评价者自行“对话”。




西汉扬雄在《扬子法言·卷十 重黎》中写道:





或问:“甘罗之悟吕不韦,张辟彊之觉平、勃,皆以十二龄,戊、良乎?”曰:“才也戊、良,不必父祖。”





不要纠结这里的年龄问题。重点在于扬雄对张辟彊还是很欣赏的,认为其洞悉人心,能谋深算。




但是唐代李德裕却很不待见张辟彊,直接和扬雄唱反调。他在《张辟彊论》(收录于《全唐文·卷七百零八》)中写道:





扬子美辟疆之觉陈平,非也。若以童子肤敏,善揣吕氏之情,奇之可也;若以为反道合权,以安社稷,不其悖哉!授兵产、禄,几危刘氏,皆因辟疆启之,向使留侯尚存,必执戈逐之,将为戮矣。观高祖遗言吕後,制其大事,可谓谋无遗策矣:以王陵有廷诤之节,置以为相;谓周勃堪寄托之任,令本兵柄;况外有齐、楚、淮南磐石之固,内有朱虚、东牟肺腑之亲。是时产、禄,皆匹夫耳,吕後虽心不在哀,将相何至危惧?必当忧伤不食,自促其寿,岂能为将相之害哉!高祖曰:“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此虑属吕宗矣,何可背之?厥後称制八年,产、禄之封殖固矣,若平、勃二人溘先朝露,则刘氏之业必归吕宗。及吕後之没,劫郦高以绐吕禄,计亦窘矣。周勃虽入北军,尚不敢公言诛诸吕,岂不艰哉?赖产、禄皆徒隶之人,非英杰之士,倘才出於世,岂受其绐说哉?嗟乎!与其图之於难,岂若制之於易。由是而言,平、勃用辟疆之计,斯为谬矣。留侯破产以报韩,结客以狙秦,招四皓以安太子,所谓必仗义居正,由此知不尚权谲明矣。





简单说来就是,依照当时的政治局势,即便违逆吕后拒封诸吕,吕后也作不了什么大妖。反倒是陈平采纳张辟彊的建议后,导致诸吕做大,差点颠覆刘氏天下。(而且感叹如果张良尚在,才不会搞出后面难以收拾的局面。李德裕也是“凉粉”无疑了233333)




宋代胡寅倒是认为,张辟彊只是个小孩,不该(一起)背锅,他在《读史管见》中写道:





论平、勃阿意之罪甚大,自不可易,于辟疆童子何诛焉。





而宋代王楙在《野客丛书·卷七》中写道:





世称良、平之智,而良之智,复非平之所能。仆尝著《良平论》,辨之详矣,兹不复论。因阅前汉《外戚传》,见张辟彊劝陈平进用台、产辈以解吕后之愤,乃信有乃父风。(其下为引用《史记》张辟彊事迹,此略)夫陈平至是时,亦已老矣,其平生用智如此,亦可谓熟矣。然受教于辟彊十五岁之子,从容解吕后之愤,是平之智不唯不及其父,且不及其子远甚。扬子云美辟彊之觉陈平,而李德裕非之。仆谓辟彊正料台产庸材,有不足虑,故使之暂掌二军,使其材不可制,决不出此计矣。有以见辟彊术高。诗曰:“是以似之。”辟彊之谓欤?张良传末,但言子不疑嗣候,不闻辟彊之名,何邪?





王楙可以说是张良张辟彊父子的超级粉丝了,开篇就说陈平远不及张良,而辟彊有乃父之风。引罢《史记》又对陈平进行插刀,说他“已老矣”,不仅比不上张良而且连十五岁的张辟彊也比不上= =|||||||顺便cue一下扬雄和李德裕,表示站队支持扬雄,理由是张辟彊深谋远虑,料定诸吕庸才,难以成事,不妨虚与委蛇,再伺机扳倒。最后王老师问出了我的心声,对于这样胆识非凡的张辟彊,为啥在留侯世家中连个泡都没冒???




整理大致如此。




刘盈驾崩时的政治局势究竟如何?张辟彊是出馊主意还是机变善谋?陈平是垂垂老矣还是韬光养晦不动声色?太史公对张辟疆说陈平持何种观点,为什么在留侯世家中不给这位张二公子写上一笔?……这些问题想必各位读者心中也各有一杆秤吧。欢迎大家理性讨论呀~

王迈兮:

我真的不喜欢提到六朝提到士族别人一顶“六朝就是狗咬狗人吃人的黑暗社会”“士族就是敷粉嗑药裸奔的娘炮”的大帽子扣下来。


  我无意为这个年代开脱,中华上下五千年,你是找不到一个年代比这时候更黑暗的了——五胡乱华,生民涂炭。但是你不能说因为一个年代不好就否定所有人,也不能因为不喜欢一个阶级就觉得他们一无是处。他们明明有人那么好,霁月光风,神清骨秀,是这个年代生养了他们,但是这个年代配不上他们。


  我不想要别人在没有了解之前就一脸嫌恶。


  可是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希望他们活在太平盛世,不用开千秋疆宇,策万古功名,快活肆意了此一生就好。


 比起史书留名,我真的……更希望那些小朋友们,不要那么辛苦。

昔我往矣:

“无限事,从头说。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苏轼《满江红·怀子由作》

“归去来兮,世无斯人谁与游。” ——苏辙《和子瞻归去来兮词(并引)》

这篇是辙弟在哥哥死后写的,苏轼作《和陶归去来兮辞(并引)》希望弟弟与之唱和,但当时辙弟太忙没空唱和,哥哥去世后在家中复见昔年旧诗,泣而和之。而且崇宁三年的时候辙弟就谢客隐居去了。双子星一方逝去,另一方在人间总归寂寞。↓

“昔予谪居海康,子瞻自海南以《和渊明归去来》之篇要予同作。时予方再迁龙川,未暇也。辛巳岁,予既还颍川,子瞻渡海浮江至淮南而病,遂没于晋陵。是岁十月,理家中旧书,复得此篇,乃泣而和之。盖渊明之放与子瞻之辩,予皆莫及也。示不逆其遗意焉耳。”——苏辙《和子瞻归去来兮词(并引)》

【牡丹组】论金光瑶与薛宝钗的兼容性

关莫声:

1、


金光瑶:我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


薛宝钗:我也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


 


金光瑶:世人常常以牡丹喻我。


薛宝钗:世人也常常以牡丹喻我。


 


金光瑶:我姓金。


薛宝钗:我有“金”玉良缘。


 


金光瑶:我号为敛芳尊。


薛宝钗:我“芳”龄永继。


 


金光瑶:我八面玲珑,世人道我笑里藏刀。


薛宝钗:我也八面玲珑,世人道我心机深沉。


 


金光瑶:我所思不得求,梦醒皆成空。


薛宝钗:真巧,我也是。


 


2、


金麟台清谈会当日,薛宝钗收到了聂怀桑匿名寄来的密信。


薛宝钗:“这信上说的,可都是真的?”


金光瑶:“这都是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薛宝钗顿了一下,扬起手将信撕得粉碎,扔进烛火中。


“……信我已烧,再无只字遗存。侍从皆被我屏退了,方才进殿我也已看过,再没第二个人听到我们谈话了,你大可放心。送信之人,你定要让心腹尽快查明,薛家这边也会帮忙的。”


“我信你。”


 


3、


宝钗成婚前夜。金玉加身,红妆似血,偌大的房间却只有她一人。


直到那人含笑款款移步而来。


“真是苦了宝玉了……被她们弄得团团转,现在还不知道真相,怕是还在空欢喜呢。”宝钗轻声道。


“苦了宝玉,岂不是也苦了你?我问你一句实话,你可真心想嫁?”


宝钗转过头来望着金光瑶,停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那便随我回金麟台吧。”


宝钗浅笑道:“你不嫌弃我是弃妇之身?”


金光瑶亦笑道:“你也未曾嫌弃过我是娼妓之子。”


 


4、


薛宝钗:我有个亲近的人,他玩世不恭。


金光瑶:我也有个亲近之人,他顽劣不羁。


薛宝钗:他品行不端,人送外号“霸王”。


金光瑶:他劣迹斑斑,人送外号“霸王”。


薛宝钗:他曾与一人结怨,最终又与他肝胆相照。


金光瑶:他曾与一人结仇,最终又与他朝夕相对。


薛宝钗:他姓薛。


金光瑶:他也姓薛。


薛宝钗:他叫薛蟠。


金光瑶:他叫薛洋。


 


------------------------


注:薛宝钗所说与薛蟠结怨之人是柳湘莲,金光瑶所说的是晓星尘道长。薛蟠诨名"呆霸王",薛洋"夔州小霸王"。


一直觉得金光瑶和薛宝钗简直是一人两面,他们二人从三观到为人处世都惊奇地相似。


如果金光瑶所迎娶的世族小姐是薛宝钗,或许他的人生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吧。长路虽漫漫,幸得一知己。

薛家兄妹的有爱细节整理

芜园温泉蛋:

薛蟠&薛宝钗。不定期更新,捕捉到新的细节时再添加。
以前对薛家兄妹的关系并没有太大兴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对薛蟠的刻板印象束缚了思维,最近越来越发现呆霸王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与宝钗的互动也有很动人的地方。

第六十七回提到兄妹二人对尤三姐自刎、柳湘莲截发出家的反应,宝钗“并不在意”而薛蟠“眼中尚有泪痕”,感觉不过是以宝钗的“冷”去对比薛蟠性情的一面,到没有对我造成什么触动。真正触动我的是后面的兄妹对话,和前面对宝钗冷色调的画风添了很暖萌的一笔:

薛姨妈同宝钗因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捆着绑着的?”薛蟠便命叫两个小厮进来,解了绳子,去了夹板,开了锁看时,这一箱都是绸缎绫锦洋货等家常应用之物。薛蟠笑着道:“那一箱是给妹妹带的。”亲自来开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

首先说,薛蟠买这一大坨给我的感觉就是,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妹妹真的喜欢什么,或者说不懂他妹妹平时玩的东西,但是他不会不认为薛宝钗有才华、很风雅,所以尽可能买了一大堆他认为一个文艺少女可能喜欢的可爱小玩意,既然怕自己选不对,干脆在种类和数量上表现诚意,还可以增加命中率,这些还不够的话,亲自给妹妹开箱子也可以加分吧~
然而薛宝钗的反应,虽然没有一句言语,只是动作,却是真正戳中我的。薛姨妈要拿宫花送人那回曾对王夫人说“姨娘不知道,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要这些花儿粉儿的。”所以,在一大箱子的礼物中,薛宝钗虽不会伤了哥哥的好意却也没有太大兴趣,唯独对哥哥的小像“细细看了一看”,然后又“看像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这些动作没有任何刻意,不存在任何虚礼人情的成分,是纯粹自然流露的情感,且不论薛蟠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形象,至少他对待薛宝钗时只是一个被吐槽还好脾气没架子的哥哥,他给宝钗带来的是一种轻松的气氛,所以看到薛蟠的周边,宝钗才会觉得好玩、有趣而露出笑容,这是冰雪融化的一瞬。

薛蟠对他妹妹的头脑也是非常服气的,比如:
薛姨妈说:“…………再者你妹妹才说,你也回家半个多月了,想货物也该发完了,同你去的伙计们,也该摆桌酒给他们道道乏才是。人家陪着你走了二三千里的路程,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而且在路上又替你担了多少的惊怕沉重。”薛蟠听说,便道:“妈妈说的很是。倒是妹妹想的周到。我也这样想着,只因这些日子为各处发货闹的脑袋都大了。………”

在孝顺母亲、保护妹妹方面,还有一处细节挺不错的:
第二十五回(宝玉和凤姐魔怔那次):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这个画面感笑哭我23333………10版拍了这段薛蟠一看到贾珍立刻把宝钗挡在身后,觉得还不错,作为87粉其实感到可惜87版没有拍摄这里。

先到这儿吧。

TBC


2017.12.9更新,今天记录第三十四回,宝钗怀疑宝玉挨打的原因之一是薛蟠透露了琪官的事,但这次是真的冤枉了薛蟠。




薛蟠见宝钗说的话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咳,呆霸王你好点拿出点横劲儿,或者兄长威严什么的,结果你看你酸不拉唧得说了些啥———)


也因正在气头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来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薛蟠见妹妹哭了,便知自己冒撞了,便赌气走到自己房里安歇不提




向来沉稳机敏、后来的夏金桂怎么也气不倒又刁难不来的宝钗先是“气怔”,紧接着就哭出来,少有的宝钗情绪化的一次,这是宝钗听完薛蟠说话的第一次哭。


薛蟠os:完了完了……




这里薛姨妈气的乱战,一面又劝宝钗道:“你素日知那孽障说话没道理,明儿我叫他给你陪不是。”宝钗满心委屈气忿,待要怎样,又怕他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各自回来,到房里整哭了一夜。次日早起来,也无心梳洗胡乱整理整理,便出来瞧母亲。可巧遇见林黛玉独立在花阴之下,问他那里去。薛宝钗因说“家去”,口里说着,便只管走。黛玉见他无精打彩的去了,又见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




事事周全端庄优雅的宝钗第二次哭,哭到睡不着、哭到“无心梳洗”、哭到无精打采懒得理人、哭到“大非往日可比”………抱抱宝姐姐,说到底哥哥不过就是说了句气话啊。




然后想到宝玉被打成那样宝钗也就是劝两句红了下脸啊!




且说薛宝钗来至家中,只见母亲正自梳头呢。一见他来了,便说道:“你大清早起跑来作什么?”宝钗道:“我瞧瞧妈身上好不好。昨儿我去了,不知他可又过来闹了没有?”一面说,一面在他母亲身旁坐了,由不得哭将起来




宝钗哭x3,宝姐姐再这么下去你眼睛也要肿成桃子了…………




薛蟠在外边听见,连忙跑了过来,对着宝钗,左一个揖,右一个揖,只说:“好妹妹,恕我这一次罢!原是我昨儿吃了酒,回来的晚了,路上撞客着了,来家未醒,不知胡说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怨不得你生气。”宝钗原是掩面哭的,听如此说,由不得又好笑了,遂抬头向地下啐了一口,说道:“你不用做这些像生儿。我知道你的心里多嫌我们娘儿两个,是要变着法儿叫我们离了你,你就心净了。”薛蟠听说,连忙笑道:“妹妹这话从那里说起来的,这样我连立足之地都没了。妹妹从来不是这样多心说歪话的人。”薛姨妈忙又接着道:“你只会听见你妹妹的歪话,难道昨儿晚上你说的那话就应该的不成?当真是你发昏了!”




薛蟠道:“妈也不必生气,妹妹也不用烦恼,从今以后我再不同他们一处吃酒闲逛如何?”宝钗笑道:“这不明白过来了!”(宝姐姐你也太好哄了吧2333)薛姨妈道:“你要有这个横劲,那龙也下蛋了。”(还是妈妈比较老练。)薛蟠道:“我若再和他们一处逛,妹妹听见了只管啐我,再叫我畜生,不是人,如何?何苦来,为我一个人,娘儿两个天天操心!妈为我生气还有可恕(嗯???),若只管叫妹妹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了。(喂!!!)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多疼妹妹,反教娘生气妹妹烦恼,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口里说着,眼睛里禁不起也滚下泪来。薛姨妈本不哭了,听他一说又勾起伤心来。宝钗勉强笑道:“你闹够了,这会子又招着妈哭起来了。”




薛蟠听说,忙收了泪,笑道:“我何曾招妈哭来!罢,罢,罢,丢下这个别提了。叫香菱来倒茶妹妹吃。”宝钗道:“我也不吃茶,等妈洗了手,我们就过去了。”(薛蟠被拒绝x1)


薛蟠道:“妹妹的项圈我瞧瞧,只怕该炸一炸去了。”宝钗道:“黄澄澄的又炸他作什么?”(被拒绝x2)


薛蟠又道:“妹妹如今也该添补些衣裳了。要什么颜色花样,告诉我。”宝钗道:“连那些衣服我还没穿遍了,只做什么?”(被拒绝x3)


一时薛姨妈换了衣裳,拉着宝钗进去,薛蟠出去了。(宝钗:走了,口亨。薛蟠:qwq)





摘纪录:

你的信太过官方,都不说想我。
——周总理给邓颖超的信


感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