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咖啡☕️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王迈兮:

我真的不喜欢提到六朝提到士族别人一顶“六朝就是狗咬狗人吃人的黑暗社会”“士族就是敷粉嗑药裸奔的娘炮”的大帽子扣下来。


  我无意为这个年代开脱,中华上下五千年,你是找不到一个年代比这时候更黑暗的了——五胡乱华,生民涂炭。但是你不能说因为一个年代不好就否定所有人,也不能因为不喜欢一个阶级就觉得他们一无是处。他们明明有人那么好,霁月光风,神清骨秀,是这个年代生养了他们,但是这个年代配不上他们。


  我不想要别人在没有了解之前就一脸嫌恶。


  可是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希望他们活在太平盛世,不用开千秋疆宇,策万古功名,快活肆意了此一生就好。


 比起史书留名,我真的……更希望那些小朋友们,不要那么辛苦。

昔我往矣:

“无限事,从头说。相看恍如昨,许多年月。”——苏轼《满江红·怀子由作》

“归去来兮,世无斯人谁与游。” ——苏辙《和子瞻归去来兮词(并引)》

这篇是辙弟在哥哥死后写的,苏轼作《和陶归去来兮辞(并引)》希望弟弟与之唱和,但当时辙弟太忙没空唱和,哥哥去世后在家中复见昔年旧诗,泣而和之。而且崇宁三年的时候辙弟就谢客隐居去了。双子星一方逝去,另一方在人间总归寂寞。↓

“昔予谪居海康,子瞻自海南以《和渊明归去来》之篇要予同作。时予方再迁龙川,未暇也。辛巳岁,予既还颍川,子瞻渡海浮江至淮南而病,遂没于晋陵。是岁十月,理家中旧书,复得此篇,乃泣而和之。盖渊明之放与子瞻之辩,予皆莫及也。示不逆其遗意焉耳。”——苏辙《和子瞻归去来兮词(并引)》

【牡丹组】论金光瑶与薛宝钗的兼容性

关莫声:

1、


金光瑶:我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


薛宝钗:我也出身于四大家族之一。


 


金光瑶:世人常常以牡丹喻我。


薛宝钗:世人也常常以牡丹喻我。


 


金光瑶:我姓金。


薛宝钗:我有“金”玉良缘。


 


金光瑶:我号为敛芳尊。


薛宝钗:我“芳”龄永继。


 


金光瑶:我八面玲珑,世人道我笑里藏刀。


薛宝钗:我也八面玲珑,世人道我心机深沉。


 


金光瑶:我所思不得求,梦醒皆成空。


薛宝钗:真巧,我也是。


 


2、


金麟台清谈会当日,薛宝钗收到了聂怀桑匿名寄来的密信。


薛宝钗:“这信上说的,可都是真的?”


金光瑶:“这都是无稽之谈,构陷之词。”


薛宝钗顿了一下,扬起手将信撕得粉碎,扔进烛火中。


“……信我已烧,再无只字遗存。侍从皆被我屏退了,方才进殿我也已看过,再没第二个人听到我们谈话了,你大可放心。送信之人,你定要让心腹尽快查明,薛家这边也会帮忙的。”


“我信你。”


 


3、


宝钗成婚前夜。金玉加身,红妆似血,偌大的房间却只有她一人。


直到那人含笑款款移步而来。


“真是苦了宝玉了……被她们弄得团团转,现在还不知道真相,怕是还在空欢喜呢。”宝钗轻声道。


“苦了宝玉,岂不是也苦了你?我问你一句实话,你可真心想嫁?”


宝钗转过头来望着金光瑶,停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那便随我回金麟台吧。”


宝钗浅笑道:“你不嫌弃我是弃妇之身?”


金光瑶亦笑道:“你也未曾嫌弃过我是娼妓之子。”


 


4、


薛宝钗:我有个亲近的人,他玩世不恭。


金光瑶:我也有个亲近之人,他顽劣不羁。


薛宝钗:他品行不端,人送外号“霸王”。


金光瑶:他劣迹斑斑,人送外号“霸王”。


薛宝钗:他曾与一人结怨,最终又与他肝胆相照。


金光瑶:他曾与一人结仇,最终又与他朝夕相对。


薛宝钗:他姓薛。


金光瑶:他也姓薛。


薛宝钗:他叫薛蟠。


金光瑶:他叫薛洋。


 


------------------------


注:薛宝钗所说与薛蟠结怨之人是柳湘莲,金光瑶所说的是晓星尘道长。薛蟠诨名"呆霸王",薛洋"夔州小霸王"。


一直觉得金光瑶和薛宝钗简直是一人两面,他们二人从三观到为人处世都惊奇地相似。


如果金光瑶所迎娶的世族小姐是薛宝钗,或许他的人生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吧。长路虽漫漫,幸得一知己。

薛家兄妹的有爱细节整理

芜园温泉蛋:

薛蟠&薛宝钗。不定期更新,捕捉到新的细节时再添加。
以前对薛家兄妹的关系并没有太大兴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对薛蟠的刻板印象束缚了思维,最近越来越发现呆霸王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与宝钗的互动也有很动人的地方。

第六十七回提到兄妹二人对尤三姐自刎、柳湘莲截发出家的反应,宝钗“并不在意”而薛蟠“眼中尚有泪痕”,感觉不过是以宝钗的“冷”去对比薛蟠性情的一面,到没有对我造成什么触动。真正触动我的是后面的兄妹对话,和前面对宝钗冷色调的画风添了很暖萌的一笔:

薛姨妈同宝钗因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这样捆着绑着的?”薛蟠便命叫两个小厮进来,解了绳子,去了夹板,开了锁看时,这一箱都是绸缎绫锦洋货等家常应用之物。薛蟠笑着道:“那一箱是给妹妹带的。”亲自来开母女二人看时,却是些笔、墨、纸、砚、各色笺纸、香袋、香珠、扇子、扇坠、花粉、胭脂等物;外有虎丘带来的自行人、酒令儿,水银灌的打筋斗小小子,沙子灯,一出一出的泥人儿的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山上泥捏的薛蟠的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宝钗见了,别的都不理论,倒是薛蟠的小像,拿着细细看了一看,又看看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

首先说,薛蟠买这一大坨给我的感觉就是,其实他并不知道他妹妹真的喜欢什么,或者说不懂他妹妹平时玩的东西,但是他不会不认为薛宝钗有才华、很风雅,所以尽可能买了一大堆他认为一个文艺少女可能喜欢的可爱小玩意,既然怕自己选不对,干脆在种类和数量上表现诚意,还可以增加命中率,这些还不够的话,亲自给妹妹开箱子也可以加分吧~
然而薛宝钗的反应,虽然没有一句言语,只是动作,却是真正戳中我的。薛姨妈要拿宫花送人那回曾对王夫人说“姨娘不知道,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要这些花儿粉儿的。”所以,在一大箱子的礼物中,薛宝钗虽不会伤了哥哥的好意却也没有太大兴趣,唯独对哥哥的小像“细细看了一看”,然后又“看像他哥哥”,“不禁”笑起来了,这些动作没有任何刻意,不存在任何虚礼人情的成分,是纯粹自然流露的情感,且不论薛蟠在别人眼里是个什么形象,至少他对待薛宝钗时只是一个被吐槽还好脾气没架子的哥哥,他给宝钗带来的是一种轻松的气氛,所以看到薛蟠的周边,宝钗才会觉得好玩、有趣而露出笑容,这是冰雪融化的一瞬。

薛蟠对他妹妹的头脑也是非常服气的,比如:
薛姨妈说:“…………再者你妹妹才说,你也回家半个多月了,想货物也该发完了,同你去的伙计们,也该摆桌酒给他们道道乏才是。人家陪着你走了二三千里的路程,受了四五个月的辛苦,而且在路上又替你担了多少的惊怕沉重。”薛蟠听说,便道:“妈妈说的很是。倒是妹妹想的周到。我也这样想着,只因这些日子为各处发货闹的脑袋都大了。………”

在孝顺母亲、保护妹妹方面,还有一处细节挺不错的:
第二十五回(宝玉和凤姐魔怔那次):
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这个画面感笑哭我23333………10版拍了这段薛蟠一看到贾珍立刻把宝钗挡在身后,觉得还不错,作为87粉其实感到可惜87版没有拍摄这里。

先到这儿吧。

TBC


2017.12.9更新,今天记录第三十四回,宝钗怀疑宝玉挨打的原因之一是薛蟠透露了琪官的事,但这次是真的冤枉了薛蟠。




薛蟠见宝钗说的话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他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咳,呆霸王你好点拿出点横劲儿,或者兄长威严什么的,结果你看你酸不拉唧得说了些啥———)


也因正在气头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见宝玉有那劳什骨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来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薛蟠见妹妹哭了,便知自己冒撞了,便赌气走到自己房里安歇不提




向来沉稳机敏、后来的夏金桂怎么也气不倒又刁难不来的宝钗先是“气怔”,紧接着就哭出来,少有的宝钗情绪化的一次,这是宝钗听完薛蟠说话的第一次哭。


薛蟠os:完了完了……




这里薛姨妈气的乱战,一面又劝宝钗道:“你素日知那孽障说话没道理,明儿我叫他给你陪不是。”宝钗满心委屈气忿,待要怎样,又怕他母亲不安,少不得含泪别了母亲,各自回来,到房里整哭了一夜。次日早起来,也无心梳洗胡乱整理整理,便出来瞧母亲。可巧遇见林黛玉独立在花阴之下,问他那里去。薛宝钗因说“家去”,口里说着,便只管走。黛玉见他无精打彩的去了,又见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




事事周全端庄优雅的宝钗第二次哭,哭到睡不着、哭到“无心梳洗”、哭到无精打采懒得理人、哭到“大非往日可比”………抱抱宝姐姐,说到底哥哥不过就是说了句气话啊。




然后想到宝玉被打成那样宝钗也就是劝两句红了下脸啊!




且说薛宝钗来至家中,只见母亲正自梳头呢。一见他来了,便说道:“你大清早起跑来作什么?”宝钗道:“我瞧瞧妈身上好不好。昨儿我去了,不知他可又过来闹了没有?”一面说,一面在他母亲身旁坐了,由不得哭将起来




宝钗哭x3,宝姐姐再这么下去你眼睛也要肿成桃子了…………




薛蟠在外边听见,连忙跑了过来,对着宝钗,左一个揖,右一个揖,只说:“好妹妹,恕我这一次罢!原是我昨儿吃了酒,回来的晚了,路上撞客着了,来家未醒,不知胡说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怨不得你生气。”宝钗原是掩面哭的,听如此说,由不得又好笑了,遂抬头向地下啐了一口,说道:“你不用做这些像生儿。我知道你的心里多嫌我们娘儿两个,是要变着法儿叫我们离了你,你就心净了。”薛蟠听说,连忙笑道:“妹妹这话从那里说起来的,这样我连立足之地都没了。妹妹从来不是这样多心说歪话的人。”薛姨妈忙又接着道:“你只会听见你妹妹的歪话,难道昨儿晚上你说的那话就应该的不成?当真是你发昏了!”




薛蟠道:“妈也不必生气,妹妹也不用烦恼,从今以后我再不同他们一处吃酒闲逛如何?”宝钗笑道:“这不明白过来了!”(宝姐姐你也太好哄了吧2333)薛姨妈道:“你要有这个横劲,那龙也下蛋了。”(还是妈妈比较老练。)薛蟠道:“我若再和他们一处逛,妹妹听见了只管啐我,再叫我畜生,不是人,如何?何苦来,为我一个人,娘儿两个天天操心!妈为我生气还有可恕(嗯???),若只管叫妹妹为我操心,我更不是人了。(喂!!!)如今父亲没了,我不能多孝顺妈多疼妹妹,反教娘生气妹妹烦恼,真连个畜生也不如了。”口里说着,眼睛里禁不起也滚下泪来。薛姨妈本不哭了,听他一说又勾起伤心来。宝钗勉强笑道:“你闹够了,这会子又招着妈哭起来了。”




薛蟠听说,忙收了泪,笑道:“我何曾招妈哭来!罢,罢,罢,丢下这个别提了。叫香菱来倒茶妹妹吃。”宝钗道:“我也不吃茶,等妈洗了手,我们就过去了。”(薛蟠被拒绝x1)


薛蟠道:“妹妹的项圈我瞧瞧,只怕该炸一炸去了。”宝钗道:“黄澄澄的又炸他作什么?”(被拒绝x2)


薛蟠又道:“妹妹如今也该添补些衣裳了。要什么颜色花样,告诉我。”宝钗道:“连那些衣服我还没穿遍了,只做什么?”(被拒绝x3)


一时薛姨妈换了衣裳,拉着宝钗进去,薛蟠出去了。(宝钗:走了,口亨。薛蟠:qwq)





摘纪录:

你的信太过官方,都不说想我。
——周总理给邓颖超的信


感谢推荐

岁月不堪恋――记富察容音(延禧攻略)

     因为前段时间的疯狂刷屏,略略过了遍延禧,剧情演技一概不予置评,只想想聊聊剧中的孝贤皇后。这个角色立意其实有点像金枝欲孽中想要离开紫禁城的董佳。为深宫所困的女子,不由自主的命运,该如何抗争呢?董佳离开了,而富察后一跃而下利落的很。
    
     其实当那个帝王说她不是个好皇后的时候,我倒是畅快的。是啊,那又如何?既然你臆想的好皇后形象充满了封建直男的恶臭气息,这样一个钟灵毓秀的女子,凭何满足你?这是一片坠入泥潭的冰雪,不是她无用,是你们太肮脏,又妄想要世间一切陪你们沉沦。

      记得55集时,有一段乾隆与继后的谈话,好个明理懂事的"好皇后",好个"不恨"😏,这话说得听得却唯独信不得,毕竟剧中继后的结局确实使她这番"贤后宣言"成了一个大笑话。
       并且,我看来这段继后对先后的评价,颇有些避重就轻之嫌,也是许多人对剧中的孝贤皇后误解之处。   那就是,富察的离开,是因为国母之责太重,担不起六宫表率吗?反正我觉得她除开痛失爱子之时,襄助善堂不留姓名,相帮嫔妃润物无声,照顾帝王尽心少言,宽和待下,德理后宫,是个拿的起的皇后。她从不是懦弱之人,至少并不怕责,压垮她的,是深宫中扭曲的人心,压抑的人性和人心不可止的贪念。

      
        可笑有人说她太柔(😒抱歉我就是这样心直口快),她对同样深陷金笼的女子同理又同情,她对百姓位卑者也能助则助,纵使被恶念所伤,也未有伤人之心。甄嬛传有一句话是不错的,你再冷,也不该拿别人的血来暖自己。至少富察倒是真正的践行了,她大概是此剧后宫中唯一一个达到了冯友兰所说的道德境界的人😂。    请记住,封建礼教,深宫戒律大有糟粕却也不是标签给你裹腹用的,而凤冠之责,也不是贪婪与恶欲的遮差布。
这个世界不知惩戒恶行,却总对好人要求过多。
        毕竟,你那些"贤明懂事能抗责任"的后妃们手上人血不知几多,而那"辜负信任过于柔弱"的故人才是真正心敬生命与良知的人。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是个温柔到慈悲的人。

         我一直觉得,对人命不知重的人是可怖至极,不论你的过往有多悲惨,可以同情但不值得同理。因此,对于娴妃之流,还是蛮罪有应得的。毕竟,这世上从不少可怜之人,可不代表你可怜你有理,毕竟人生父母养,那些死于其手的无辜生命又有谁可怜?

"我们不明白犯人的心情
也没有必要理解你
对于你不幸的出身毫无兴趣"
尔晴纯某俩睿智更是此中佼佼者,如有十八地狱,你们定当此间头席。

           回到富察,她其实最后是想的很明白了,那句"我只是富察容音",都有了点冉·阿让诘问"who am   I"的感觉,不是狗血的来世不嫁帝王家,而是只做自己。那是真正找到了自我价值的人,她的价值从不是大清皇后,而是富察容音存在本身就有意义。已经是更高的命题了,比起大猪蹄子和继后还在"母仪天下"宣言时,她早已是自由的白雪花,相信并承认自己的意义。
        这时,就可以回答继后的话了,这世上确实不存在绝对自由,而真正的自由也不在宫外,其实容音也未曾觉得自由在宫外,真正的自由,是你承认自己并找到自己的意义,用自己的方式活着。

      紫禁城的岁月不堪留恋,既然世道凉薄,那翩然的洛神啊,回到生灵的怀中去吧。

【问卷调查】高二学生眼中的魏晋南北朝

黄耳是一条好狗:

突发脑洞产物。
调查了我校平均成绩中等的高二文科生,理科生,各八名。样本容量过小,且取样方法及其不科学,仅供娱乐。其中没有历史宅,但有对历史略有兴趣的人。
由于刚考过试,他们的脑子可能有点浆糊。
所以先说清楚,这不能代表高二学生的综合历史水平。


【一】
请说出你认为知名度最高的西晋人物。


八名文科生:
八人答司马炎。


八名理科生:
六人答李密,
两人答左思。


【二】
请说出你认为知名度最高的东晋人物。


八名文科生:
三人答王羲之,
五人答谢安。


八名理科生:
一人答王羲之,
七人答陶渊明。


【三】
东晋之后是什么朝代?不知道可以猜测。


八名文科生:
两人答北魏 ,(大概历史书上南朝的那些破事不好多写。)
六人答南北朝。


八名理科生:
一人答宋齐梁陈,
两人答隋唐。
(重点在下面)
一人答南梁,⊙_⊙
一人答东周,( ̄▽ ̄)
一人答五代十国, ╮(╯_╰)╭
两人答……十六国。←_←


【四】
(告知了理科生南北朝后)
请说出你认为知名度最高的南朝人物。


八名文科生:
四人答谢灵运,(@李·收了广告费的·白)
两人答陈叔宝,
两人答范晔。


八名理科生:
四人答谢灵运,
一人答刘寄奴。
(重点在下面)
两人答李煜, ( _ _)ノ|壁
一人答梅长苏。(= =|||)


【五】
请说出你认为知名度最高的北朝人物。


八名文科生:
八人答拓跋宏。


八名理科生:
三人答鲍照,
三人答兰陵王,
一人答拓跋宏,
一人答郦道元。


【六】
东晋为什么那么没有存在感?


八名文科生:
六人答因为没有什么思想文化上的发展,(@&#%¥……)
一人答因为它太短了,
一人答因为前面的三国太有存在感了。


八名理科生:
六人答陶渊明和王羲之都很有存在感啊,
两人答因为它比较太平。(T_T……)


【七】
请上面两人解释为什么觉得东晋很太平。


答曰:桃花源记和归去来兮辞看起来都很闲。(……所以才说所谓的隐士都脑子有坑。)


【八】
南北朝为什么那么没有存在感?


八名文科生:
八人答因为它不重要。


八名理科生:
五人答因为涉及到鲜卑的问题,不能多讲。
三人答因为太乱了。


【九】
魏晋南北朝主要的思想文化有哪些?


八名文科生:
四人答新儒学,(-_-) zzz
三人答佛教,
一人答三教九流。


八名理科生:
七人答魏晋玄学和佛教,
一人答……程朱理学。( ´▽` )


【十】
九品中正制是谁发明的?


八名文科生:
八人答曹丕。


八名理科生:
两人答汉武帝,
两人答董仲舒,
两人答汉光武帝,
一人答诸葛亮,
一人答王导。⊙_⊙


【十一】
(告知了李煜不是南朝人后)
随便说出一位南朝的皇帝。


八名文科生:
四人答刘裕,
四人答陈叔宝。


八名理科生:
六人答梁武帝,
一人答刘义隆,
一人答萧宝卷。


【十二】
随便说出一个出自魏晋南北朝的成语故事。


八名文科生:
七人答投鞭断流,
一人答东山再起。


八名理科生:
三人答程门立雪,
两人答洛阳纸贵,
一人答路边李苦,
一人答江郎才尽,
一人答曹冲称象。(噗……)


End


尽情地吐槽吧! (ノ≧∀≦)ノ

【瓶邪】佛与魔(接重启两百零三章更新)

为什么关注太太 @孤舟闲行 那么久才看到有这篇文!!果然有小可爱感觉ooc么?其实我倒觉得这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诠释人物

张起灵有仁心么,有的; 有私情么,当然也有。

只解释瓶邪二人有些单薄,那就也引用一个文本故事类比了(用动漫应该不会嫌我幼稚吧)

记得小时看《虹猫蓝兔仗剑走天涯》,以为佳人已逝的白衣少侠,袖手一挥:“蓝兔既死,是非我已无心解释!”又有人说"当初你以为蓝兔死了,要天下为她陪葬。如今她走了,你却暗自神伤。"

到现在仍有人觉得虹剑和虹勇中的人设ooc,可真如此么?
少侠心中从未忘过天下苍生,并且还是与麒麟同登场的人。他的责任与使命,仁善与侠义,都是广博的大爱,但有人可想过,当少侠背立绝壁前竖荆棘之时,那"苍生"可会帮他?不会,只有蓝兔敢走近他,无惧无怵,无怨无悔。你说虹猫会怨苍生么?不会,责任所在,万死不辞。可重伤醒来便见到的温和女子,三言两语便交托的生死信任,柔而不折的傲骨侠气,伶俐又解人意,如何不贪恋呢?说到底,天地大美,却不全属于他,而执子之手的人世间却唯有他,他不惧生死,可已经尝到了蜜糖的甘甜,又怎甘心拱手放下?               就像你说,侠之大者的郭靖大侠为国为民,可襄阳殉难之时,对着身边同赴死的挚爱妻子会不会也有两分愧疚呢?她本就只恋桃花娇艳的故乡,是为了他才奔波直至城破人亡。

所以我想,文中的张起灵的心境,与之异曲同工,对于旁人性命与亲近之人的取舍,就像那个著名的"火车悖论"。所以我是认为文中背景下的小哥人设并不崩坏的,我多想你好好活着,我知道会有牺牲,但我也不想再失去了。   宿命的责任是强加的,辉煌与荣光是昔日家族的,而生灵万物他再仁善与珍重那也属于天地,大约真的只有母亲和大邪的牵挂才是属于他的。

苍生大义乃今生所系,虽万险亦不容辞
然此情所寄共看朝霞,唯卿一人而已。

这份长评送给太太 @孤舟闲行 ,非瓶邪内容有点多哈,别嫌弃 咩😁😁

孤舟闲行:

*爬上来摸个段子,脑补了二叔和瞎花瓶胖讨论拯救吴邪计划的过程。
*内容瞎扯的,别信。
ooc,黑化慎入
————

“花爷,雷城的事是个引子,你得拿我这个故事引他过来。”

解语花接收了黑瞎子的视频文件道:“吴邪接触了十一仓,自然会查过去,我会找合适的时间把这个透露给他。”
他晃了晃粉红色手机。

张起灵摇头就道:“还不够。”

黑瞎子似笑非笑:“哑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别小看了吴邪的孝心啊。”

张起灵只继续说:“我与瞎子先一步下去,我们遇难的消息要直接告诉他。”

“他会信?”解语花转着手机。

“断掉吴邪所有经济来源,尽一切可能阻止他,我会传递给他告别的消息,越是如此,他越会相信消息的真实性。”

张起灵说完这段话,转向吴二白等他确认可行性。

吴二白自然明白张起灵已经把吴邪的性子完全吃准,他看向胖子:“表面阻止,经济上实际的问题要通过你来帮他。”

胖子比了个OK的手势。

同时,吴二白再细细思索一遍,仍有疑虑未解:“但你们这些安排,前提得是能够进入,外面毒气的问题有什么处理办法?”

所有人都在等待张起灵的回答,而他好像没有听到问题似的,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黑瞎子嘴角略略勾了一下就道:“无法解决。”

众人皆面面相觑。

“放血。”张起灵说。
两个字声音不大,却清晰而冷静。

但吴二白的眉头并没有松下去:“放血?张小哥,”他斟酌着语言,“我自然信得过你身上麒麟血的纯度,只是毒气不同于液体,恐怕解毒不容易。即使张家人天赋异禀,失血1500毫升也是极限,你能救多少人?”

张起灵终于抬起头来,望向吴二白,他语气淡漠又像是理所当然:“只救吴邪。”

只救吴邪。

张起灵停了停,又说:“不能让他知道。”

他的话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罩,把屋子里所有人封锁在内。
已经很明确了,进去的人都得死。整个京城的好手,所有人剩下的全部筹码,如此庞大数量的人命,在这个计划里都成了弃子,张起灵的血救不了所有人,而他考虑这件事的前提,不是保卒,而是“吴邪不能知道”

黑瞎子突然笑出一声,又抑制不住似的,笑地弯下腰去,他肆无忌惮地笑够了,对着一屋子人道:“我们要的是死士,告诉你们底下的人,这次只报销单程票,退出要趁早。”

所有人离开后,黑瞎子拍了拍张起灵: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张先生这番可真有当年整治张家的冷血决绝啊。”

张起灵仍然冷着面孔,手下动作却是一顿,他看着自己攥紧背包带的手指。

这双手救人也杀人,谁也不知道上面曾沾过多少人血。

“我要他活着。”

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翻雪:

伍孚是当庭行刺董卓失败遭侍卫现场格杀,荀攸等人则是密谋行刺未遂、计划泄露而被收捕入狱,两件事情性质不太一样。董卓没有直接杀了荀攸还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荀攸何以做到“言语饮食自若”,各人见仁见智吧。


说起荀攸刺董,脑海中忽然冒出一个(莫名的)想法:这段故事好像汪精卫刺杀载沣啊……【我就随便想想,没别的意思 _(:зゝ∠)_


我有位伯祖父在民国时加入KMT,从事过几年谍报工作。读完他写的回忆录,再看市面上的“间谍”传奇,总会生出诸多复杂的感慨。过了18岁,就很难再有“落子江山一枰棋”式的浪漫幻想,不会对“几个大人物决定/改变时代”的叙事产生兴趣;相反,我更钟情于体察每个个体——君侯将相也罢,平民男女也罢——在乱世中流离辗转的悲欢。


当然,“试图于时代洪流下力挽狂澜”的角色至今仍是我的苏点,正因为我清楚一己之力改变时代是不可能的,所以这类人物身上往往映射出深刻的悲剧美。相反,如果把人写成古代传说里对弈即可改变凡间朝代气运的神仙,美感也随之消失了。


关于荀彧那段著名的神预言,我向来理解为荀彧意在指出袁绍阵营内部河北本土士族与侨寓士人之间的矛盾,而非只针对田、许、审、逢四人下判词。大方向上清醒的“审时度势”比捕捉细节矛盾更难能可贵。在我看来荀彧能有这样的预断足以证明其在当时冠绝群伦的眼力,不负灵鉴洞照之誉,并不需要再为他加上曹营Smiley的光环。(何况孔融对曹操及颍川士人集团多有微词,荀彧如果真的设局“用间”,在官渡决战爆发两年之前对着孔融一个具有嘴炮属性的“外人”将计划和盘托出,岂不有过分托大之嫌?)


荀彧/郭嘉/荀谌间谍论等观点我都看过,若作“历史探讨”,其中有颇多可以商榷之处;若只是开开同人脑洞,则无伤大雅。我对间谍论不感冒,但并不反对其他粉丝从中获得YY的乐趣。以上。


惊蛰无雨:



从小看易中天的时候就很喜欢郭嘉,觉得有个性,有故事性。至于荀彧,总觉得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只知道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人品好,人缘好,觉得和历史上那些圣人夫子没什么两样,一点意思也没有。最近为什么突然想起写曹荀了呢,其实是因为几个月前我写的那个《荀文若你到底把我家军粮放在哪里了》,里面有提到曹操求粮时荀彧的回信,只截取了部分,现在把全文贴一下:


“今军食虽少,未若楚、汉在荥阳、成皋间也。是时刘、项莫肯先退,先退者势屈也。公以十分居一之众,画地而守之,扼其喉而不得进,已半年矣。情见势竭,必将有变此用奇之时,不可失也。”


当时我查资料看到这句话,隐隐觉得有些诡异。以至于这句话这几个月在我脑海中一直徘徊不去。填词是很好笑,但我觉得曹操当时也是真的很慌张了。许攸来找他时,他说只有一个月的粮草,“且为之奈何?”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这边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荀彧又不让他撤军,理由还如此扯淡。“必将有变”,有什么变?“用奇之时”,用什么奇?荀彧神神秘秘地又不说,反正你先在前线守着吧,党和国家会想办法的。曹操看到回信的时候心里估计真的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没饭吃怎么守?用爱守城?


后来果然生变了,袁绍手下的许攸叛变,来投奔曹操。很神奇的是,这个事荀彧之前就预言过。


“……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纵也,不纵,攸必为变。”


而许攸的叛变和荀彧的预言完全一样,许攸家人犯法,审配将许攸家人抓了起来,许攸和审配闹了矛盾,便一气之下投奔了曹操。


这要说是巧合,那也未必太巧了。看过琅琊榜的,估计还记得一个何文新案。看起来像是何文新一怒杀人,实际上是梅长苏在背后设了一个局,让他凑巧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有了杀人的欲望。


如果许攸家人的案子也是被荀彧设计的呢?那就可以说得通了,他一开始就已经计划好要如何打这场仗,他知道靠曹操的实力正面刚肯定赢不了,所以要“用奇”。而这个奇谋,他在没开战之前就想好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荀彧就太可怕,他确实有自己的心腹、死士、眼线,而且这些人无孔不入,甚至能进入到敌人的身边。我甚至觉得,那个隐藏在许攸身边的眼线,在许攸和审配相持不下之时,做了很多可以投靠曹操的暗示,才让许攸做出这样的决定。


荀彧还有一个特别可怕的地方,就是他迁家离开颍川。“彧独将宗族至冀州。”此时荀彧不过二十来岁,在那个尊老尊长的年代,他是他父亲最小的儿子,却可以决定家族大事。他甚至还劝颍川的其他家族一起走,说明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已经在整个颍川都有很高声望了。我都可以想象他那些白发苍苍的叔伯们坐在他面前听他讲话的样子……荀彧到了袁绍那里,袁绍待他以上宾之礼,基本上就是接见领导人的架势,所以很有可能,荀彧以幼子的身份,就已经成为了荀家族长一类的人物。


因为郭嘉预言的孙策之死,很多故事里写郭嘉有一个专门的情报机构,其实我觉得,这个情报机构的真正领导人应该是荀彧。郭嘉大概类似于一个区域经理的身份。既然颍川迁去冀州的只有荀彧一家,那么郭嘉很可能也是荀家的人,一起来到了袁绍麾下。而他们又几乎在相同的时间离开了袁绍,荀彧去了曹操那里,郭嘉却去向不明。


郭嘉说过“吾往南方,则不生还”,很多人觉得他可能一生没有到过南方。其实他很有可能是去过南方,所以知道那里恶劣的气候。他力劝曹操攻克荆州,而且知道刘表“坐谈客耳”,说明他对荆州的情况是有一定了解的。郭嘉在离开袁绍到投奔曹操这段时间的经历是一片空白,但荀攸这段时间却是在荆州的。董卓死后,荀攸就自请当蜀郡太守,因为路途艰难,滞留在荆州。他和郭嘉是同一时间投奔的曹操,而且在之后与吕布的战争中,他们两个也是成对地出现,所以有可能,在投奔曹操前,郭嘉和荀攸在一起,甚至有可能,他就是主管江东这一片区域的情报网络。如果这样的话,曹操在攻打江东失败时会哭郭嘉,是不是也显得有些可以理解了?


说到荀攸,这也是一个挺可怕的人。历史上记载他曾经和一帮人合谋刺杀董卓,结果被董卓发现,把他们关了起来。他的队友吓得自杀了,他自己却安心吃睡。倒不是佩服他心大,可怕的是董卓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了他?伍孚刺杀董卓失败可是就地处决了,荀攸怎么可以只是被关起来?而且还给吃的喝的,一直关到董卓死,他都没死,这也太奇怪了。


也许他知道,董卓不敢杀他,或者董卓不能杀他。因为董卓自己也快要死了。


荀攸和钟繇是一对好基友,然而荀攸去荆州的时候钟繇选择了留在皇帝身边。以至于钟繇同学跟着皇帝流离失所吃了很多苦……不过最后曹操接皇帝的时候,钟繇发挥了很大作用。袁绍身边有荀谌,皇帝身边有钟繇,曹操身边有郭嘉,荀彧简直像布棋子一样在安插自己的人。他们的活动可能连曹操都不知道,所以曹操在看到许攸叛变之前,还以为自己要饿死在官渡(凛冽的风……冰冷的雨……)。


从十胜十败论来看,郭嘉是个听荀彧话的好孩子。荀彧这样的身份,自己去和反战的人撕逼就太掉价了,让郭嘉出面就非常合适。但是官渡之战之后,郭嘉却做了件很不听话的事——征乌桓。我也认为这一仗打得太消耗,虽然最后成功了,但是应该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而且当时那么多人反对,荀攸没和郭嘉一起去,说明荀彧是反对的。谁也不知道当时郭嘉和曹操是怎么想的,只知道最后郭嘉死在那边,而曹操回来之后,就开始操办着南征。


荆州是一定要的,但是江东呢?贾诩是表示了明确的反对,荀彧荀攸没有说什么。曾经看过一篇论文质疑赤壁,说如此大败,又是时疫又是大火,却没听见曹操这边有什么重要人物病死烧死。所以曹操说是自己烧船而走,是有可能的。赤壁之后荀彧荀攸几乎再没什么表现,而曹操开始发布《求贤令》——这可又奇怪了,你以前不都是让荀彧给你推荐人的吗?


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在辽东那个偏冷遥远的地方,郭嘉把颍川的一切向曹操摊牌了。曹操在此之后开始瓦解荀彧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心腹。荀彧的死是以忧薨,大部分人认为他忧的是汉室衰颓,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荀彧不是那种忠君耿直之人。他之前好像是说过对汉室有匡扶之心,但这种话我估计曹操孙权袁绍甚至董卓都说过。至于迎天子,这个建议董昭也给过——董昭可是百分百24K纯金的曹操走狗。


对于曹操称魏公加九锡这件事,荀彧和荀攸的态度截然相反。历史上可以知道的是只有荀彧是明确地表示了反对。一直以来双荀可谓是曹营双璧,但终于,这次连荀攸都倒向了曹操。荀彧的势力可能已经被完全瓦解。这个魅力和能力都强大到可怕的男人,二十多岁就能号令整个颍川的人,终于被曹操架空了。他独自前往寿春,曾经的壮志雄心都化作泡影。于是他烧去所有书稿,让他的自豪与骄傲都化作灰飞烟灭,安然赴死。


想到这里,我才觉得荀彧这个人物清晰起来:清冷的眉眼,让外人嘲笑“借面吊丧”的素淡的表情,所有的鬼谋和杀机都隐藏在波澜不惊的表面下,不漏锋芒,不做任何显山露水的事。司马懿评价他说“书传远事,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他祖父曾任颍川太守,想必也对颍川的难以治理有些体会。何颙说荀彧是“王佐之才”,事实上,他能力远不止于此。也许在他的计划中,他才是那个统一九州终结乱世的人,也只有他这样的声望、这样的能力,可以做到。




好了以上都是我的脑洞,大家千万一个字都别信啊!